阿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阿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代东汉才女如何跳过三场婚姻的苦难人生

发布时间:2021-01-07 16:30:31 阅读: 来源:阿胶厂家

一代东汉才女如何跳过三场婚姻的苦难人生?

“血战”之后,著名的都市——长安城忽然丢了。无辜百姓,只能在铁蹄之下哀号、流窜。比长安沦陷稍晚些时候,大约是汉献帝兴平年间(194—195年),19岁的蔡家小姐也挤进了难民队伍,她蓬头垢面,神情恐慌,像只无头苍蝇似地,满世界乱撞。还有什么比逃命更要紧呢?能像猪狗一样地活着就很不容易了。她丢光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也舍弃千金小姐的尊严与风度。很不幸,蔡文姬还是让贼兵揪住了,和金银珠宝一样,年轻美貌的姑娘做了“战利品”。

蔡文姬天生丽质,破衣烂衫哪里遮掩得住?也不管愿意不愿意,她被连推带搡,进了一座非常气派的帐篷。南匈奴,左贤王,一眼就相中了这位中原女子。抢来的媳妇还讲什么爱情?拽进被窝儿便成了夫妻。

有人褒贬,蔡文姬“受辱虏庭,诞育胡子。文辞有余,节烈不足。”这才叫站着说话不腰疼。那些衣冠楚楚、满腹经纶的道学家,哪个因为外族当权而抹脖子上吊了?偏偏逼迫一名孤苦伶仃的弱女子“尽忠全节”——真是无耻!

南望中原,乡愁袅袅,那是一种无法治愈的病痛。倘若蔡文姬能忍一时,度一世,在南匈奴热汤热水地生活几十年,也算大有造化。可惜,老天爷只给了区区12年,“搅局者”便接踵而至。随之而来的,是对她变本加厉的感情灾难。

正当蔡文姬撕心裂肺地思念家乡时,中原也是战火连天。父亲昔日的知音、好友曹孟德挥师横槊,南征北剿。长江以北大部分地盘儿,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傀儡皇帝刘协被人牵着鼻子走,从长安到许昌,又从许昌回洛阳。曹操成了手握重兵的实权派,他借助皇帝那两片嘴儿,对天下诸侯发号施令。

平灭北方之后,中原呈现出一片太平局面。曹操忽然想起了先生辈的蔡邕。可叹,旷世逸才,灭门无后,蔡家连延续香烟的人都没有。据说,蔡家小姐流落匈奴,曹操心弦一动——还是花俩钱儿,赎回来吧。他做事干净,随即派人出使南匈奴。礼单极其厚重,包括黄金千两,白璧一双……名义上客客气气地送礼,实则叫你无条件放人。曹操胳膊粗,谁敢不给面子?很快,蔡文姬便接到了返乡通知。这条好消息,梦寐以求,竟给流落他乡的才女,凭添了无穷烦恼。

在中国历史上,哪位当权者像曹操这样看中“文才”?文才,多指安邦定国的谋略与智慧;可蔡文姬的文才,不过是风花雪月,题诗作赋。说白了,这种才能不属于应用学科,太虚,几乎没有任何“短线价值”。曹操愣是不恤血本,把人赎了回来,这才叫“爱才癖”呢——涵养文士,为国储贤。

文姬归汉,曹操是贵人。告别匈奴,他又成了搅局者。蔡文姬那些传世之作,不外乎两大主题:一,战争残酷;二,思乡怜子。真叫人纳闷,那位跟她同床共枕了12年的左贤王,却一个字也没露。莫非他俩始终同床异梦?即便如此,也不奇怪,天下将就混日子的夫妻,多了。倒是两个小儿子,羁留匈奴,摘走了蔡文姬的心。

曹操,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何必叫这家人骨肉失散、生离死别呢?干脆,全家老少一块走吧。想想也难,左贤王及其亲骨肉,绝不可能轻易进洛阳。本来南匈奴国力就弱,难道还自投罗网,送人质上门吗?两位小王子,根在匈奴,只有“左贤王妃”是“外乡人”。如今,娘家人就等在门口,而且催得很紧,不拆散这个家庭,行呢?

走,也是扫地出门。蔡文姬曾经哭着喊着要“归汉”,好不容易盼来了这一天,她却“赢得猫来输去牛”。天下找不到一杆称量万物的巨秤,比如,究竟是乡情沉,还是亲情重?蔡家小姐也无法核算这笔庞杂的感情债。

208年早春,两眼红肿的蔡文姬,踏上了归程。如果细算家庭关系,蔡文姬已经投身于两个丈夫,眼看就要涉足第三场婚姻了。曹操出面撮合,将她许配给屯田都尉、陈留同乡——董祀。显然,其中并不存在利益交换,也算不上什么政治婚姻。倒是曹丞相热心肠,愿意蔡文姬摆脱背井离乡的孤独感。归汉,就是回家,光身一个人,还有什么天伦之乐呢?

成亲之后才发现,曹操也是热脸贴了冷屁股。小小的屯田都尉居然没把女诗人放在眼里,他以为,蔡文姬这种残花败柳,根本就配不上他潇洒英俊的帅小伙儿。无非看在丞相面子上,凑合着过吧。这种婚姻,有什么滋味?蔡文姬的《悲情诗》恰在此时完成。把眼泪都流在纸上了,这不算巧合吧?

后来,董祀犯事儿当死,蔡文姬仍然顾念夫妻之情,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替他开脱。她像疯了一样,披头散发、光着脚丫子闯进了相府,为救丈夫一条命,这个女人已经顾不得娇羞和脸面了。她想明白了:有丈夫,才算一个完整的家;一旦失去了,自己便沦为行尸走肉,孤魂野鬼。蔡文姬终于摒弃了小姐、诗人、才女和名流的架子,结结实实地做了一回“董祀之妻”。

蔡文姬当着满座公卿,苦苦哀求曹操“刀下留人”。那动情的哭诉、酸楚的泪水,征服了所有人。厅堂上,群臣纷纷掉首,嘘唏不已。曹操鼻子也酸了,他迟疑再三,终于大手一挥,赦了董祀。还表现得格外怜惜,送来鞋袜和头巾。此时,泪光莹莹的蔡文姬被冻得四肢乱颤,嘴唇发青。她从典雅的诗行里突围出来,真正变成了一个烟火气十足的女人。

据说,董祀感恩戴德,从此在感情上回报老婆。两口子双双迁到了山青水秀的地方,结庐而居。后来,蔡文姬生下一儿一女,女儿徽瑜又嫁给了司马懿之子——司马师。这一点,《晋书·列传》可以作证。

末了,总算修来了几年消停日子,蔡文姬这个个纯粹的女人、一流的诗家,从容地打点着残生余年。各色岁月她都尝过一遍,这辈子,也算值了。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