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阿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徒生没写出童话

发布时间:2021-01-07 14:27:48 阅读: 来源:阿胶厂家

“你去哪里?”“安徒生。”

过去两周里,这是CBN记者与采访对象之间最“高频”的对话之一。情景往往是身着西装或民族服装的采访对象拎着包甚至行李箱着急地赶路,CBN记者拿着录音笔边追边问。

汉斯·克里斯汀·安徒生,丹麦童话作家,其代表作《皇帝的新衣》、《卖火柴的小女孩》等被翻译成100多种文字,全世界不知有多少孩子读着他的童话长大。

2009年12月5日,10:00

坐落在远离哥本哈根市区的一个岛屿上的贝拉中心打开了大门。这里是此次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的会场。“77国集团+中国”第一次协调会在会场内召开,会议室以安徒生命名。

“各方现在分歧似乎仍然很大?”CBN记者当时问。

“是的。”对话者是南非高级谈判代表威尔斯(A. Wills)。他身材高大,用一个绳结把长发扎成辫子,一副金边眼镜经常垂到鼻子下沿——或许是因为他经常要“俯视”比他矮小的对话者之故吧,“但是你要记住,这是谈判,是谈判。最后的结果会很好。”

此后的两周,安徒生厅成为发展中国家代表的“根据地”,同时也就成了CBN记者跑得最勤的地方之一。记者经常在这个会议室——有时甚至是会议室里——与肤色各异的代表对话,虽然随即就会被保安轰出来。其间,记者亲历了发展中国家内部的各种协调会,以及它们意见上的分分合合。

12月19日,4:00左右

安徒生厅里,各种文件散落一地。而就在4个小时以前,这些文件还都是机密级的。十几个不同肤色的发展中国家代表在这里进行最后的辩论——虽然这种辩论已经随着《哥本哈根协议》的出炉显得没有意义。

“这是个没有实质内容的协议,不是一项真正的成果(deal)。”说话者是苏丹代表卢蒙巴·迪-亚平(Lumamba Di-Aping)。两周以来,他不断以波澜不惊的语调,说出各种炮轰发达国家的语言。

然而,此次他的论辩对手换成了发展中国家同伴。孟加拉国高级谈判代表乔得利(Chowdary)说:“是的,这是一份让人不满意的协议,但有一个比什么都没有强!”

此前,在大约3时许,说不清是第几次、什么性质的全会召开,或恢复召开,美国代表试图发言。这时戏剧性的场面再次出现,尼加拉瓜代表起立,拿起其国家标志牌,大幅挥动手臂,阻止美国代表发言。一时间全场哄笑,然后是掌声。

“对全球变暖的担心让我们聚集在联合国的民主体制下。”尼加拉瓜代表用西班牙语发言,“然而,现在似乎有一个小系统试图代替联合国。主权国家完全不同意这种程序。我们需要民主与平等。”

他随后改用英语发言,要求暂停会议,停止审议《哥本哈根协议》,承认《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称《公约》)下的长期合作行动工作组与《京都议定书》(下称《议定书》)下的工作组的既有工作成果,继续讨论附件1国家(即通常理解的发达国家)在《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继续减排,继续审议对《京都议定书》的修订。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苏丹、玻利维亚、委内瑞拉、古巴先后发言表示支持。

不过,支持也仅限于此了。在当天下午进行的表决中,《哥本哈根协议》以187票(加上梵蒂冈则有188票)赞成、5票反对得到大会的通过——当然,官方用语是“注意”(noted)而不是“通过”,这显然是一种没有法律效力的结果。5张反对票正是来自上述5国。

这也是发展中国家集团内部最后一次行动不一致的情况了。因为,随着大会主席、丹麦首相拉斯穆森的落槌,哥本哈根大会宣告结束,尽管很多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代表不满意。

12月19日,晚间

一位与CBN记者一同离开的非洲国家代表,一出会场就把胸牌扔到了垃圾堆里。保安在后面喊他:“你不想留作纪念吗?”“不,我不希望!”他气哼哼地说,头也没回。

在整个会议期间,发展中国家一直为在哥本哈根达成一份公正而具法律效力的协议努力。然而,美国方面一直用各种手段予以抵制和化解。必须承认,发展中国家集团内部也出现了诸多分歧,一些分歧在CBN记者看来毫无必要,甚至拖延了会议时间,给了一些国家以可乘之机。

例如,12月9日至10日出现的小岛国联盟与主要发展中国家在修订《议定书》问题上的分歧,现在看来就是一种没有必要的拖延。到最后,小岛国联盟不仅没有得到将全球升温目标控制在1.5摄氏度内的结果,也没有得到发达国家在《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深度减排承诺——欧盟从减排30%的立场上又退回到20%,美国更是只有14%~17%,而且是在2005年基础上,这实在是让美国以外的所有人都看不顺眼。

可以说,小岛国的诉求最终在《哥本哈根协议》中得到体现的不多。这种结果,主要原因是美国利用霸权赖账、欧盟拉偏架、丹麦组织混乱等,而小岛国自身策略上的失当,恐怕也是一个原因。

不过,这也许是各方力量重新整合的契机。一位曾经支持小岛国联盟行动的环保组织负责人告诉CBN记者:“今后我们要反思,应该把‘火力’全部集中在发达国家的深度减排上。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次看得很清楚。”

而一位发展中国家代表团团长走出会场前对CBN说:“接下来的谈判中,就要‘猛打’发达国家,让他们深度减排。”

“这次发展中国家还是维持了基本的团结,中国也与发展中国家站在一起,”世界自然基金会应对气候变化项目主任杨富强对CBN记者说,接下来要在巩固现有成果的基础上,让西方国家继续提高减排目标,“只能高、不就低。”他认为,各缔约方将继续谈判,争取达成一份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时间有可能是明年年底在墨西哥举行的《公约》第十六次缔约方大会、《议定书》第六次缔约方大会期间。

杨富强认为,对中国来说,下一步的工作是在国内落实节能减排。他还建议,应考虑碳税与碳市场的想法,在政府和市场两个层面促进减排。

“只要谈判往前走,就对发展中国家有利。”上述团长对媒体表示。

“让我们向前看吧。”巴西气候大使塞尔吉奥·塞拉临行前也对CBN记者说。

重庆银屑病专业医院在哪

女性盆腔炎什么引起的呢

重庆治银屑病去哪家好

南京治疗狐臭的医院哪好?

上海好阴道紧缩阴道紧缩医院排名

相关阅读